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瑜洲枫稳 海因 凯千 源千 启红 荒狗 崽狗 连狗 枢零 库月 晓薛晓 贺顶红 夜青 许言 卜洋 一彦为定 农芙 靖泽 芙草 天佐 侃君 毕淳 仁者淳心 鬼星 辰仁之美 秦沐 all沐 墨叶 瑶叶 墨瑶
日常北极圈 官推全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只有我们北极圈才说不定会搞到真的🌚

天佐有个糖真太不容易了我一个暴哭😭😭😭😭😭😭😭😭😭😭😭😭😭😭😭😭😭😭😭

有种成熟 

名叫坠落凡尘

【一彦为定】毒奶专家(ABO)预告

△橘(A装B)×芙(O)



陆定昊:我想成为一名beta

尤长靖:你以为点菜吗想选什么选什么

陆定昊:尤长靖你怎么就知道吃!我表达一下自身愿望不行吗!

尤长靖:那你干嘛不愿望成为一名alpha,你不是戏精吗?

陆定昊:alpha是戏精吗?尤长靖你搞性别歧视的吗?

尤长靖:好吧当我没说,所以你为什么想分化成beta?

陆定昊:平平淡淡才是真啊,a和o一会易感期一会发热期,麻烦也麻烦死了

尤长靖:你有在懒的诶,那我也志愿分化成一名beta

陆定昊: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好意思在那里说我的,而且据我观察,你即将成为一名omega

尤长靖:我凭什么是omega??我怎么不能是alpha??

陆定昊:你看看你尤长靖你真的有在搞性别歧视的,男男女女aabboo都是平等的好不啦,再说o怎么啦,身娇体软易推倒,多好啊,像你似的

尤长靖:???


事实证明,不要妄想给任何一种性别贴上标签,否则你就会成为一名光荣的毒奶专家。

比如陆定昊。


下面让我们来举例说明。


陆定昊:我志愿分化成一名beta

结果他成了一个omega。


陆定昊:尤长靖绝对是个omega

然后尤长靖分化成了alpha。


陆定昊:林彦俊说他喜欢平平淡淡,稳扎稳打慢慢来,他肯定是个beta


这次陆定昊觉得很高兴,林彦俊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也不是很毒奶。


他对林彦俊很是满意,于是决定适当降低对这位和自己八字不合的先生的不顺眼度。


这个时候陆定昊当然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会揉着腰在每个一日之计在于晨破口大骂,对这位林先生以及当初很傻很天真的自己。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就开个脑洞爽一下

别打了(滑跪

这是什么绝美的画面😭😭😭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4

一句话天佐

我居然更了




8

百分九新歌发布会的视频是晚饭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看的。

现如今的技术真是发达,直播完了你也照样能从录屏和饭拍里看到你想要的不想要的东西。

总是有那么些高科技在那里无孔不入地提醒你些什么。

 

其实我们每天休息的时间蛮短的,恨不得一秒钟掰成八瓣用,连吃饭都像是在打仗一样。

因为糖罐的少年们都希望能够不辜负糖果们的爱。

 

跑题了。

 

我是想说,当人们感到无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一定会是能让你感觉温暖的人。

比如父母家人,亲人朋友。

比如爱我的粉丝们。

 

所以说,当我看到一个只是短短十几分钟的视频,却每一帧都在提醒我的会错意的时候,我也能够保持心平气和(真的吗嘎嘎嘎🌝),甚至在想一会要不要撺掇林超泽加练一小时来提高本团业务能力。

 

 

在德国的日子像是一场梦。

每周三的团综还没播完,可我的梦却是早该醒了的。

我当然时刻都在警告自己收起那些自作多情。

所以我真的讨厌林彦俊那双看谁都深情的眼睛。

逼得我在刻意的清醒中仍然忍不住给自己留了那么一点点的余地。

 

尽管有在用力克制,可在团综和其他节目里我还是会不自觉地想要提起你。

如果扎根太深的话,所谓的21天显然是不够的。

 

你出新歌了,可大概也不需要我来为你宣传。

天气一点点转寒了,可大概也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多添一件衣服。

你还是那么瘦,可大概也不需要我来监督你按时吃饭。

总会有一个人在你身边。

总会有他为你一一顾及周全。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问林超泽,你想过逆天改命吗。

林超泽认为我中二病发作,丝毫不掩饰他觉得我脑子有毛病,很嫌弃地问我能不能说人话。

我说,就比如,你喜欢上了一件别人的东西,或者说你喜欢上了一件注定不会属于你的东西,你会想方设法把它据为己有吗。

林超泽拧着眉思考了一会,对我说,不一样吧,前者我是不会去抢的,但是后者的话,你都没有努力去争取过,怎么就知道它不会属于你呢。

 

林彦俊那个破脾气,没人能勉强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他如果做了,那说明他心甘情愿。

 

所以嘛。

 

我不知道该怎么争取。

结果已经那么明显了。

 

 

很惭愧,晚上训练的时候我的状态就一直不太对。

我说我想更努力来着,想法是好的,但显然欲速则不达。

林超泽一会问我表情能不能不要那么僵,一会问我动作能不能不要那么硬,一会又问我能不能不要那么用力过度。

连一贯迟钝的姜京佐都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我怎么不舒服,我太舒服了。

于是我告诉他,我昨晚梦到了海底捞,想吃到不能自已。

我问他你看到我训练时狰狞的表情了吗,那都是求而不得的痛苦。


我也不知道自己没事提什么海底捞。

神奇的是姜京佐这个傻孩子居然信了。

他说陆定昊你是不是饿了要不一会回去我煮菜给你吃吧。

说完这个反射弧可绕香蕉娱乐好几圈的人又后知后觉地摇了摇头否定了他自己的异想天开,说不行啊这个时候菜场都关门了,嗨呀要是8哥在你就可以抢他的外卖吃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姜京佐你可长点心吧天天这么傻不拉几的哪天要被李若天给吃了还要感谢人家吃你。

 

我拍了拍这个傻弟弟的头,让他先回宿舍,说我为了惩罚自己下午拖了大家的后腿准备给自己加练一个小时。

然后我就看到邱治谐在那边气势汹汹地想要冲过来抓我回宿舍,吓得我赶紧锁上了练习室的门。

 

贝贝在外面敲门说,陆定昊你训练也要把握好度,总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呀。

 

我的香蕉家人们啊。

 

 

等我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的时候,高茂桐还在那里念念有词地背历史。看见我回来,他贼兮兮地凑过来问我,哥你今天咋这么用功。

我斜了他一眼,说,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我晚一会回来你能不能把今天的任务背完。

他立刻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猛地从我身边弹开,一边拿他的历史书砸自己的脑袋一边用颤抖的手指着我说,陆定昊你也太狠了吧!

我看着他的力道疑心他要把自己砸得更傻。

哦,这可怜的高三狗。


为了隔绝高茂桐的念经声我戴上了耳机,准备把新歌里面自己的部分再听几遍。

结果打开手机发现页面还暂停在发布会的饭拍。


他正在对他笑。

 

我盯着林彦俊的脸看了一会,点了那个三角号。

人有些时候愿意给自己找点不痛快,不过是为了保持清醒。

 

但是有些时候巧合来得也快。

比如在这个时候候微信提示我收到一条消息。

 

8:在?

 

真巧,我现在并不想搭理他。

于是我划掉那条消息,想了想把饭拍也关掉了。

 

还是再看几遍训练的视频自我反省一下吧。

林超泽今天估计一定很想掐死我。

 

有些人是经不起念叨的,看了没一会林超泽居然也给我发了消息来。

这两个林先生今晚好兴致。

 

林超泽:陆定昊你睡了吗

Harulu:干嘛,你不是半夜要抓我起来练舞吧

Harulu:为了反省我可是已经主动加练了的

 

夜半加训听起来是很丧病,但你一想施为者是林超泽,这个事突然就变得不那么违和了。

 

林超泽:你没睡?

Harulu:不是吧你来真的??我承认我今天有点不在状态,我承认错误,态度问题绝不能容忍,我深刻反省,但是你要相信你明天绝对会看到一个全新的飞速进步的小太阳,绝不让你失望

林超泽:别贫了,没睡你怎么不回林彦俊消息

 

我打字的手停住了。

林彦俊有事吗??

 

Harulu:他有什么急得不得了的事需要大半夜紧急呼叫我甚至找不到我还需要通过我的队友来呼叫我??他怎么不去问问高茂桐我睡没睡说不定还快一点??

 

那边半天没有回复,我懒得理这两个姓林的,于是接着看训练视频。

 

隔了一会林超泽没头没脑地来了句,陆定昊你有些时候真的有在上纲上线的。

 

Harulu:??

Harulu:你这天上一脚地下一脚说什么呢

林超泽:眼见不一定就为实的陆定昊

 

我并不想去理他到底准备表达点什么,于是扔了个晚安过去,把手机关掉了。

 

好想把姓林的都拉黑啊。



tbc.

我今天真情实感地吃醋了☹️

我一定要让林那个橘追夫火葬场☹️

我要哭了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3

被团综甜掉头😭😭😭😭😭😭😭😭😭😭

所以您二位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我出9块钱👌🏻

 

  

 

7

其实前段时间我见过林彦俊了。

他和尤长靖回来录团综。

 

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林超泽他们兴奋得连表情管理都忘了,纵观全局居然是我最淡定。

我没有和大家一起扑到他面前,甚至一动不动,连表情都没有。

包括他们上去闹尤长靖的时候。

因为我至少在十几分钟内都没有思维。

我不敢相信他真的来了。

是活生生的林彦俊。

 

林超泽见到他的尤老师以后又超没出息地把表情管理丢掉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

在这种重聚的场合太过平静也是表情管理的失败。

 

但是不一样。

尤长靖和林超泽都是外放型,这两个人的烩面怎么兴奋都不违和。

林彦俊不是。

在我看来他是往里收着那一挂的。

何况我一直表现得和他八字不合。

 

 

吃饭的时候林彦俊拿出了他为我们做的巧克力。

看到巧克力上「TGM」三个字母的时候我有一瞬间心里发堵。

不过想想好像也没什么错,他们两个不像NEX7那三位一样同时隶属两个团。

我们并不是9人团,不过是挂在一个厂牌下的公司同事,大概就类似我们的大舅李俊毅和Awaken-F的关系。

 

好吧,我承认我在闹脾气。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我,我们不是同事,是家人,所以他是真心为我们出道而开心。

香蕉是他的家,homie和family,他分得清。

我们就像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平常在外各自忙碌,有自己的伙伴,可最后总会回到那个唯一的家里。

而我居然还是很无理取闹地在意了。

陆定昊的心真的好小。

我明明知道他的,重感情又重仪式感。

那是他出道的第一个团。

就像七巧板之于我一样。

可我也会忍不住想,他这么做是不是在为了「7」这个数字吃醋。

好吧,就当我又给自己加戏了吧。

 

 

按照台本,我需要cue 喜欢和谁住这个点。


期待又心虚。


他说讨厌我的时候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所以我也顺着他的玩笑来玩笑。

我说,我很喜欢林彦俊。

我以前经常在节目里浮夸地喊我爱死林彦俊了。

所有人都当成玩笑来听,我当然也希望他们以为这是玩笑。

谁也不会想到陆定昊讲的是真心话。

现在,林彦俊就那样实实在在地存在我的身边了,我却不敢对着他说:林彦俊,我很喜欢你。

即使在这种没人会当真的场合,陆定昊也不敢和林彦俊直接对话,说一句,我很喜欢你。

他只会对着镜头说:我很喜欢林彦俊。

 

 

最后林彦俊自然还是一个人住。

香蕉娱乐画风倒也是清奇,从没见敏姐跟我们说营业cp的事。

看这架势,甚至还要把有cp趋势的人分开来。

可能也是为了让分开太久的我们联络一下感情吧。

 

那边林超泽和尤长靖在抓紧一切机会互损对方,我看得出他们两个是真的开心。

只不过我暂时还是不太能看出来这两个开心的性质到底一不一致。

 

 

导播姐姐说我那天气场不强。

我说林彦俊一直冒黑气,我怕他。

谎言我一向是张口就来的。

所以我自然不是怕他。

我不过是为了掩饰企图心,被自己缚住了手脚罢了。

我喜欢黏在别人身上,以前林彦俊也没少被我黏过。

但是他这次靠我这么近,我却整个人都僵住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分开太久,还是因为在分开之后我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我后来看剪辑的时候,简直要被自己尬死。

太僵硬了陆定昊,你也太明显了。

 

镜头前的陆定昊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林彦俊就是这么厉害。

轻而易举就能揭开陆定昊厚厚的面具。

 

可是林彦俊,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认真地看我。


他看我的时候总是那么认真。

认真到我要自作多情。

可又总不是时时带着笑的。

和他看他的时候不一样。

所以我又不怕自作多情。

 

 

很多时候大家眼里看到的并不是真的。

比如我跟林彦俊的互动比例其实没有那么那么大。

只不过其他人的部分被剪掉了而已。

把我和林彦俊互动的部分留得这么多,也不是想营业什么cp,不过是因为八字不合组有看点而已。

倒也是,哪有营业cp天天吵架的,谁不喜欢看甜甜甜。

比如。

 

 

林超泽如愿以偿和尤长靖分到一个房间去了,开心得跟个傻子一样。

好吧,我承认我是嫉妒他了。

 

 

tbc.

 

 

 

 

我发现我好像是不会写双箭头🌚

溜了溜了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2


6

我给尤长靖发视频邀请的时候,他正准备吃晚饭。
我看他苦着脸把镜头怼到面前的青菜豆腐一箩筐上面,问我你觉得每天只能吃这些东西这像话吗。
可惜我是吃不胖的体质,无法感同身受他的体会。

林超泽在我对面嘟嘟囔囔地说尤长靖又不胖为什么不多吃一点身体才最重要巴拉巴拉巴拉。
我忍住了想要把他的嘴缝上的冲动。
我把手机往下压了压,用口型对他说你要是再叽叽歪歪我就切镜头。
他瞬间闭了嘴。

其实给尤长靖打这通电话我犹豫了好久。
我很怕打扰到他,我知道他们团特别忙,他自己也有通告,而且马上就是他的生日会了。
可是林超泽有话要我替他说,而且我确实也很想念他。

我说,小尤,对不起啊。
他那么聪明的人,立刻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他说,小芙,你不要道歉。
他说,这并不是你们的错。
他说,看你们受到那么多指责我很难过。

尤长靖永远都那么好。
或许他才是这场闹剧里最大的受害者,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从不愿意把事情归咎于任何人。

我想告诉他林超泽为了这件事跟公司不知道理论了多少回。
结果刚讲了“林超泽”三个字就看到当事人在那里张牙舞爪疯狂示意我闭嘴。
Ok,fine.
尤长靖听到林超泽的名字问我他去哪了。
我看着挤眉弄眼的林超泽,面不改色地跟尤长靖说,林超泽最近为了编舞头发都要掉光了,所以已经没脸见人了。
我才不管林超泽到底对我翻了多少个白眼。
可是我很想他啊。尤长靖说。
林超泽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楞了一会,然后转身走了。

我心里忽然有点酸酸的。
我知道林超泽最近特别不好过,这件事让他无法面对尤长靖。
虽然他知道尤长靖根本不会怪他。
可他在怪他自己。
他觉得是因为他自己身为队长能力不足,没办法带领团队发展得更好,公司才会出此下策。
其实根本也不是任何人的错。
他只是太喜欢他了。那样地喜欢。
那么尤长靖,你也喜欢他吗。

我把情绪压了压,说,林超泽也很想你,我们都特别想你,但是你现在只能见到我这个偷懒的人。
尤长靖夹起一片白菜叶子,咯吱咯吱地咬得像个兔子,口齿不清地说,哇,你这个样子被8哥知道他肯定又要diss你了。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然他就不diss我了吗??以为我不知道吗,他居然敢在社会大众面前质疑我的主持能力,我陆小芙这么可爱又有梗的主持人哪里找??番番和他们领导都亲自认证的好不啦,不知道林彦俊在那里拽什么拽,还要来上节目??我立刻一只牛蛙怼…
我正跟尤长靖吐槽得起劲,结果屏幕里吃草的兔子忽然变成了被吐槽的那位林先生的脸。

我被吓得噎了一下。

尤长靖的声音小心翼翼地从手机里面传过来,小芙啊,其实8哥就在我对面啦,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啦…
我不想看他啦,我一看他那张黑脸就生气,你快把镜头切回去啦。我这样说着,然后在心里鄙视了一下口是心非的自己。
尤长靖疑惑地问我,8哥比原来白了好多的,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我觉得尤长靖非常有可能是每天吃青菜饿昏了头导致思维方式有点问题,我明明说的是一身黑气的黑,他居然没能领会精神。

当然,男人,没有在怕的。

我对着接过手机的林彦俊理直气壮地说,干嘛啦,脸那么黑干嘛啦,我可没有在背后爆你的料,我都是在光明正大地diss你。
那边林彦俊顶着一张总是会让我心跳加速的脸说,陆小姐,你心虚的时候话就会比平常还要多。
什么叫比平常还要多??我平常话很多吗??林彦俊总是能成功地让我生气,我果然和他八字不太合。
于是我回敬他,林先生,您最近这么瘦,怕是都不敢露肉了叭,丢人。
果然,林彦俊对他自己最近的身材管理问题很是在意,他没好气地对我说,吼,我不过是暂时瘦下来而已,我的肌肉马上又会回来的。

可是他真的瘦了好多好多。
我想跟他说,林彦俊,你要好好吃饭,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
可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林彦俊在那边得意地说,尤长靖都能减肥成功,我增个肌还不是小case。
那边无辜被cue的尤长靖很愤怒,林彦俊!你们两个吵架为什么要殃及无辜的路人!

你喜欢他吗。
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问。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

于是我对林彦俊说,好啦,我不想和你一般见识了,你们的小太阳要去练习了。
尤长靖一听马上把脑袋伸了过来,小芙,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尤其是林超泽,他太拼了,身体会垮掉的,你盯着他一点。
我说你放心啦,有我小太阳每天照耀他们,他们都会茁壮成长的。
听到这话林彦俊在那边哼了一声。
我不理他,对尤长靖说,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林超泽叫你不要每天吃减肥餐,营养要均衡。
然后我斜了林彦俊一眼,还有某位林先生,自己立的flag可不要倒了。

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要他照顾好自己。

那边林彦俊还想再说点什么,尤长靖生怕我们两个吵起来又没完没了,赶紧说,小芙,那我这边先挂了啊,你快去练习吧,我们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过几天见~

我看着屏幕里定格的两个人,鬼使神差地截了个图。

可能就像姜京佐说的,我是真的脑子不太正常吧。

tbc.




我好想跑路啊(不是🌚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1


△主彦定 微靖泽
△逻辑混乱🌚



0

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在提到我的时候可以说,那个陆定昊好厉害哦,不愧是林彦俊的队友。

1

我又梦见他了。
睁开眼发现天还是黑的,高茂桐还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话。
我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2018年x月x日04:28。
距离他回到公司还有xxx天。
平常梦见他的时候都是不愿意醒来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
可能因为昨天看到了他和尤长靖的机场照吧。
我不知道自己每天这样算着日子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我每天这样拼命地练习能不能在他回来的时候拥有足以站在他身边的实力。
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很辛苦,有没有好好吃饭,起床气会不会因为睡不够而更加严重,会不会经常生病,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我从来没有问过他,包括他和尤长靖把视频电话打回公司的时候。我可以和其他队友一起关心尤长靖的点点滴滴,可以询问他们的近况,也可以和他们聊聊最近公司发生的事情和我们的训练进度。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和他斗嘴,但是对于他的关心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我大概是心虚的。

林彦俊,今天我也是一样地想念你。

2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是很难藏住的,我不知道自己掩饰得够不够到位。
昨天晚上练习结束之后我点开了快本。
是有他的那一期。
我看着他和尤长靖对唱,连衣服都那么搭,满屏都是“长得俊”的弹幕。
连我自己也觉得般配。
我知道不会有那么多人像我一样喜欢的人刚好是同性,可我还是忍不住会想,林彦俊喜欢尤长靖吗?
毕竟尤老师这个人,连我都没有办法做到讨厌他。
当然我并不讨厌他,甚至非常喜欢他。
我只是说即使站在这种我认为的感情对立面上,我也还是很喜欢他。
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尤长靖这种性格的人吧。
当然也有很多人喜欢我这个“小太阳”,即使我偶尔毒舌。
但是总有例外。
你觉得呢,林彦俊。
我恍恍惚惚地想着,甚至忘记了快本应该是一个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节目。
林超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他问我陆定昊你干嘛呢,要不要一起出去散个步,我在练习室待了一天要憋死了。
我慌忙把手机锁屏。
林超泽一脸嫌弃地问我,你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下一秒我就调整好状态,对他翻了个白眼,就不告诉你。
林超泽眨眨眼睛,你奇奇怪怪的,我还不想知道呢,快走啦。
我一边爬下床一边庆幸,还好插了耳机。
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傻,看队友的快本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呢。
除非我心里有鬼。
这都怪林彦俊。
我不知道林超泽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屏幕。
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如果看到了,会猜出多少来呢。
我的秘密还能藏多久呢。

林彦俊,今天我也很想你。

3

第二次公演的时候尤长靖拿了vocal组的最高票数,林超泽身为队长自然是要带头为他庆祝的。
但其实我知道林超泽是喜欢尤长靖的,只是他从来不说。
他总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我和他有一样的心情。
所以我也总是怀疑以他聪明的脑袋是不是也能看出我对林彦俊的心思。
谁知道呢。
其实那天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心情很糟糕,因为我拿了我们组最后一名。
后来我看了那段视频,感觉自己修炼还是不够,一下子就能看出满脸的低落。
我总感觉自己很圆滑,毕竟能我是能立住“小太阳”这个人设的。
但是我确实还是太稚嫩了。
我应该笑着祝福他们。
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可谁都能看出来我笑得有多么勉强。
下一次把眼睛再眯起来一些大概会更好一点吧。
回去得对着镜子多练练,下次可不能再失态了。
我这么胡思乱想着,顺手从货架上拿起一包尤长靖爱吃的薯片。
我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但我真的是打心底里喜欢尤长靖的。
和喜欢林超泽,喜欢我的每个队友一样。
但是看到心里的那个人和别人营业cp真的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即使他的营业对象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讨厌不起来甚至很喜欢的人。
估计林超泽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同病相怜。

4

今天公司公布了团名,这就表示我们即将可以出道了。
我其实应该开心的,毕竟做了这么久的练习生,终于要苦尽甘来了。
可是我不明白公司为什么要执着于“7”这个数字。
又或者我可以明白,但是我不愿意去想。
就像当初去参加那个选秀节目,我不愿意去想我和他会渐行渐远这个可能性一样。
前几天敏姐给我们开会的时候说我们是先作为小分队出道,等他们两个人回来会考虑让我们重新成团。
敏姐说考虑。
我知道公司有公司的考量,在运营上不能夹杂私人感情。
毕竟如果人气差得太大,成团也不太现实。
也不乏有唯饭希望他们两个单独出道或是成两人团的。
其实在踏进大厂的那一刻我和林彦俊的未来就已经注定了。
我应该再更加珍惜一点以前那段时光的。
他越来越耀眼你才会开心。
我这样告诉我自己。

林彦俊,今天我也很想你。
但是我想我或许应该慢慢试着去习惯不再想你。

5

今天是我23岁生日。
我知道我一定见不到你。
可是林彦俊,陆定昊是一个很贪心的人。
你给了我vcr的祝福,我还想要你给我的评论,你发的微博。
我想要你亲自来到我身边送给我祝福。
林超泽的生日尤长靖来了,我的生日却没有你。
我知道我这样很任性。
所以你看,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tbc.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不会写文🌚奈何我是北极圈常驻民🌚逻辑混乱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花吐症(下)


我都在写些什么中老年(你闭嘴)疼痛文学
欧欧吸我的锅
溜了溜了


其实李振洋打那个时候起就开始吐花了。

从卜凡说要跟他一起走的时候。

头一次遇到这种超自然现象,他心里慌张得很,觉得自己得了什么怪病,怕是要死了。结果后来上网一查,简直要笑出声来。

这对他来说可不就是绝症吗。

从他理清对卜凡的心思开始,心里的那两个声音就一直在争执不休。

“喜欢他就去告诉他,何必压抑自己的欲望。”
“你想毁了他吗?”“这是罪,是罪啊。”

他怕卜凡对自己不是喜欢。卜凡把他当哥哥,可是他却对自己的弟弟生出了那样的心思。

可他更怕卜凡喜欢他。


那天岳岳吼的那一嗓子,把小弟和卜凡都召来了。

其实他和卜凡已经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甚至连不经意的眼神交汇都要刻意避开。

是出了问题的。

李振洋想。

这都怪自己。

是他先要把卜凡推开的。

当初公司说要炒cp的时候,他主动和秦姐说,就我和小弟吧。
秦姐当然没有意见,谁和谁都一样。
但是岳明辉在得知这件事后明显吃了一惊。

李振洋一看就明白了。

他果然还算不上一个完美的演员。
可是如果可以,谁还高兴当个戏子呢。
要是可以的话,他也只想对着那么一个人笑罢了。

不过没关系。

本来他在世人眼里就是玩世不恭,那么再假装一次薄情又有什么要紧。

可是在他听到卜凡说老岳这种类型最适合当女朋友(岳岳:洋洋啊,真不关我事啊,都是卜凡这个小兔崽子非要拿我当枪使啊T0T)的时候,他说不嫉妒吗?

那他妈是假的。

他觉得有点难受。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木子洋不可以。
李振洋也不行。

因为木子洋不该真。
而李振洋是骄傲的。


换成别人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我只不过是喜欢你的眼睛而已。


不过是寂寞的时候互相搭一把手前进,如果遇到更合适的人,自然就会放开彼此。
对你我选择疏离,你自然也不愿意再去捂着一块冰。我可以假装对别人亲密无间,你当然也可以把你对我的好统统拿掉,换去到别人身上。


现在你应该放开了吧。

我该替你感到开心。
我该为我的自制力感到骄傲。

可这个薄情的我却偏偏放不下。

我看到你眼睛里的担心了。
虽然你没有上前来问我。

在你心里我还是你的哥哥吧。

这样我就放心了。


李振洋越来越虚弱了。
他咳出的花已经开始带血,呼吸也已经开始困难。

他一边撕心裂肺地咳着,一遍迷迷糊糊地想。
我不喜欢他了,我不喜欢他,我换一个人喜欢,我喜欢别人,喜欢我的人这么多,我随便喜欢一个,我李振洋想要一个吻还不简单吗。

他就连他心里的那一点点真也不敢宣之于口。

他对他的队友们说。
我喜欢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过了。
(他就在我身边,我每天都能看到他对别人笑)

他告诉岳明辉。
凡子是我弟弟。
(我爱他)

他最终还是对他心头的那一点真说了谎话。

反正也活不长了,他想。
再毁掉那点真又有什么要紧呢。
反正他李振洋早就假了。
木子洋这个名字是假的,木子洋笑是假的,木子洋哭是假的,木子洋的眼神是假的。
都是假的。
「我说我不爱你。」
也是假的。

卜凡站在床边,攥紧了拳头,眼睛充血地盯着李振洋。
“你要死了你知道吗?”
“你为什么不说?”
“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他为什么不说。
他要怎么说呢。
说我爱你,我对你不是普通的兄弟情谊。
他不能。
他是在赌。
是一场用性命做注的豪赌。
可他偏偏就输了。

于是他漫不经心地说:“有…咳咳…有什么可说的,他又不…咳…不喜欢我…”

“你不告诉他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
“李振洋,有什么是比命还重要的吗?”

“我说了,他拒绝了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看,他李振洋就是个说谎不眨眼的骗子

卜凡简直要气笑了。“哥哥,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你们都以为我真的傻是吗?”
“到底谁才是傻瓜。”
“我故意和老岳亲近你看不出来吗?”

哥哥,你在怕什么。
这是爱啊。
爱怎么会是罪呢。

他的哥哥,看起来是个精明的骗子,是个玩世不恭的浪子,但其实他就是个傻瓜。他怕毁了他,可是他不知道,有哥哥在,他卜凡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怕。

现在这样优秀的卜凡,是他的哥哥成就的;将来更优秀的卜凡,也是为了要和他的哥哥并肩称王。

可他的哥哥不知道,还要费尽心思把他推开。

不过没关系,他会用一生的时间去让他明白。

李振洋简直以为自己行将就木,耳朵也不灵光了。可是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是那样真实,他弟弟微颤的睫毛离得那么近,根根分明,李振洋甚至能感觉到这双眼睫扫在他额角微微的痒。

他抬手环住卜凡的脖颈。

相爱那么难,他不想放手了。

end



这文不如改名叫说谎或者真相是假得了(இωஇ)跑题作文大王就是我本人了🌚
不过还是要完结撒花~
终须有一篇是米有坑掉的了
虽然是个短篇🌚
我永远爱卜洋嘛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