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瑜洲枫稳 海因 凯千 源千 启红 荒狗 崽狗 连狗 枢零 库月 晓薛晓 贺顶红 夜青 许言 卜洋 一彦为定 农芙 靖泽 芙草 天佐 侃君 毕淳 仁者淳心 鬼星 辰仁之美
日常北极圈 官推全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只有我们北极圈才说不定会搞到真的🌚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3

被团综甜掉头😭😭😭😭😭😭😭😭😭😭

所以您二位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我出9块钱👌🏻

 

  

 

7

其实前段时间我见过林彦俊了。

他和尤长靖回来录团综。

 

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林超泽他们兴奋得连表情管理都忘了,纵观全局居然是我最淡定。

我没有和大家一起扑到他面前,甚至一动不动,连表情都没有。

包括他们上去闹尤长靖的时候。

因为我至少在十几分钟内都没有思维。

我不敢相信他真的来了。

是活生生的林彦俊。

 

林超泽见到他的尤老师以后又超没出息地把表情管理丢掉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

在这种重聚的场合太过平静也是表情管理的失败。

 

但是不一样。

尤长靖和林超泽都是外放型,这两个人的烩面怎么兴奋都不违和。

林彦俊不是。

在我看来他是往里收着那一挂的。

何况我一直表现得和他八字不合。

 

 

吃饭的时候林彦俊拿出了他为我们做的巧克力。

看到巧克力上「TGM」三个字母的时候我有一瞬间心里发堵。

不过想想好像也没什么错,他们两个不像NEX7那三位一样同时隶属两个团。

我们并不是9人团,不过是挂在一个厂牌下的公司同事,大概就类似我们的大舅李俊毅和Awaken-F的关系。

 

好吧,我承认我在闹脾气。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我,我们不是同事,是家人,所以他是真心为我们出道而开心。

香蕉是他的家,homie和family,他分得清。

我们就像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平常在外各自忙碌,有自己的伙伴,可最后总会回到那个唯一的家里。

而我居然还是很无理取闹地在意了。

陆定昊的心真的好小。

我明明知道他的,重感情又重仪式感。

那是他出道的第一个团。

就像七巧板之于我一样。

可我也会忍不住想,他这么做是不是在为了「7」这个数字吃醋。

好吧,就当我又给自己加戏了吧。

 

 

按照台本,我需要cue 喜欢和谁住这个点。


期待又心虚。


他说讨厌我的时候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所以我也顺着他的玩笑来玩笑。

我说,我很喜欢林彦俊。

我以前经常在节目里浮夸地喊我爱死林彦俊了。

所有人都当成玩笑来听,我当然也希望他们以为这是玩笑。

谁也不会想到陆定昊讲的是真心话。

现在,林彦俊就那样实实在在地存在我的身边了,我却不敢对着他说:林彦俊,我很喜欢你。

即使在这种没人会当真的场合,陆定昊也不敢和林彦俊直接对话,说一句,我很喜欢你。

他只会对着镜头说:我很喜欢林彦俊。

 

 

最后林彦俊自然还是一个人住。

香蕉娱乐画风倒也是清奇,从没见敏姐跟我们说营业cp的事。

看这架势,甚至还要把有cp趋势的人分开来。

可能也是为了让分开太久的我们联络一下感情吧。

 

那边林超泽和尤长靖在抓紧一切机会互损对方,我看得出他们两个是真的开心。

只不过我暂时还是不太能看出来这两个开心的性质到底一不一致。

 

 

导播姐姐说我那天气场不强。

我说林彦俊一直冒黑气,我怕他。

谎言我一向是张口就来的。

所以我自然不是怕他。

我不过是为了掩饰企图心,被自己缚住了手脚罢了。

我喜欢黏在别人身上,以前林彦俊也没少被我黏过。

但是他这次靠我这么近,我却整个人都僵住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分开太久,还是因为在分开之后我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我后来看剪辑的时候,简直要被自己尬死。

太僵硬了陆定昊,你也太明显了。

 

镜头前的陆定昊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林彦俊就是这么厉害。

轻而易举就能揭开陆定昊厚厚的面具。

 

可是林彦俊,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认真地看我。


他看我的时候总是那么认真。

认真到我要自作多情。

可又总不是时时带着笑的。

和他看他的时候不一样。

所以我又不怕自作多情。

 

 

很多时候大家眼里看到的并不是真的。

比如我跟林彦俊的互动比例其实没有那么那么大。

只不过其他人的部分被剪掉了而已。

把我和林彦俊互动的部分留得这么多,也不是想营业什么cp,不过是因为八字不合组有看点而已。

倒也是,哪有营业cp天天吵架的,谁不喜欢看甜甜甜。

比如。

 

 

林超泽如愿以偿和尤长靖分到一个房间去了,开心得跟个傻子一样。

好吧,我承认我是嫉妒他了。

 

 

tbc.

 

 

 

 

我发现我好像是不会写双箭头🌚

溜了溜了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2


6

我给尤长靖发视频邀请的时候,他正准备吃晚饭。
我看他苦着脸把镜头怼到面前的青菜豆腐一箩筐上面,问我你觉得每天只能吃这些东西这像话吗。
可惜我是吃不胖的体质,无法感同身受他的体会。

林超泽在我对面嘟嘟囔囔地说尤长靖又不胖为什么不多吃一点身体才最重要巴拉巴拉巴拉。
我忍住了想要把他的嘴缝上的冲动。
我把手机往下压了压,用口型对他说你要是再叽叽歪歪我就切镜头。
他瞬间闭了嘴。

其实给尤长靖打这通电话我犹豫了好久。
我很怕打扰到他,我知道他们团特别忙,他自己也有通告,而且马上就是他的生日会了。
可是林超泽有话要我替他说,而且我确实也很想念他。

我说,小尤,对不起啊。
他那么聪明的人,立刻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他说,小芙,你不要道歉。
他说,这并不是你们的错。
他说,看你们受到那么多指责我很难过。

尤长靖永远都那么好。
或许他才是这场闹剧里最大的受害者,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从不愿意把事情归咎于任何人。

我想告诉他林超泽为了这件事跟公司不知道理论了多少回。
结果刚讲了“林超泽”三个字就看到当事人在那里张牙舞爪疯狂示意我闭嘴。
Ok,fine.
尤长靖听到林超泽的名字问我他去哪了。
我看着挤眉弄眼的林超泽,面不改色地跟尤长靖说,林超泽最近为了编舞头发都要掉光了,所以已经没脸见人了。
我才不管林超泽到底对我翻了多少个白眼。
可是我很想他啊。尤长靖说。
林超泽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楞了一会,然后转身走了。

我心里忽然有点酸酸的。
我知道林超泽最近特别不好过,这件事让他无法面对尤长靖。
虽然他知道尤长靖根本不会怪他。
可他在怪他自己。
他觉得是因为他自己身为队长能力不足,没办法带领团队发展得更好,公司才会出此下策。
其实根本也不是任何人的错。
他只是太喜欢他了。那样地喜欢。
那么尤长靖,你也喜欢他吗。

我把情绪压了压,说,林超泽也很想你,我们都特别想你,但是你现在只能见到我这个偷懒的人。
尤长靖夹起一片白菜叶子,咯吱咯吱地咬得像个兔子,口齿不清地说,哇,你这个样子被8哥知道他肯定又要diss你了。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然他就不diss我了吗??以为我不知道吗,他居然敢在社会大众面前质疑我的主持能力,我陆小芙这么可爱又有梗的主持人哪里找??番番和他们领导都亲自认证的好不啦,不知道林彦俊在那里拽什么拽,还要来上节目??我立刻一只牛蛙怼…
我正跟尤长靖吐槽得起劲,结果屏幕里吃草的兔子忽然变成了被吐槽的那位林先生的脸。

我被吓得噎了一下。

尤长靖的声音小心翼翼地从手机里面传过来,小芙啊,其实8哥就在我对面啦,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啦…
我不想看他啦,我一看他那张黑脸就生气,你快把镜头切回去啦。我这样说着,然后在心里鄙视了一下口是心非的自己。
尤长靖疑惑地问我,8哥比原来白了好多的,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我觉得尤长靖非常有可能是每天吃青菜饿昏了头导致思维方式有点问题,我明明说的是一身黑气的黑,他居然没能领会精神。

当然,男人,没有在怕的。

我对着接过手机的林彦俊理直气壮地说,干嘛啦,脸那么黑干嘛啦,我可没有在背后爆你的料,我都是在光明正大地diss你。
那边林彦俊顶着一张总是会让我心跳加速的脸说,陆小姐,你心虚的时候话就会比平常还要多。
什么叫比平常还要多??我平常话很多吗??林彦俊总是能成功地让我生气,我果然和他八字不太合。
于是我回敬他,林先生,您最近这么瘦,怕是都不敢露肉了叭,丢人。
果然,林彦俊对他自己最近的身材管理问题很是在意,他没好气地对我说,吼,我不过是暂时瘦下来而已,我的肌肉马上又会回来的。

可是他真的瘦了好多好多。
我想跟他说,林彦俊,你要好好吃饭,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
可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林彦俊在那边得意地说,尤长靖都能减肥成功,我增个肌还不是小case。
那边无辜被cue的尤长靖很愤怒,林彦俊!你们两个吵架为什么要殃及无辜的路人!

你喜欢他吗。
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问。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

于是我对林彦俊说,好啦,我不想和你一般见识了,你们的小太阳要去练习了。
尤长靖一听马上把脑袋伸了过来,小芙,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尤其是林超泽,他太拼了,身体会垮掉的,你盯着他一点。
我说你放心啦,有我小太阳每天照耀他们,他们都会茁壮成长的。
听到这话林彦俊在那边哼了一声。
我不理他,对尤长靖说,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林超泽叫你不要每天吃减肥餐,营养要均衡。
然后我斜了林彦俊一眼,还有某位林先生,自己立的flag可不要倒了。

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要他照顾好自己。

那边林彦俊还想再说点什么,尤长靖生怕我们两个吵起来又没完没了,赶紧说,小芙,那我这边先挂了啊,你快去练习吧,我们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过几天见~

我看着屏幕里定格的两个人,鬼使神差地截了个图。

可能就像姜京佐说的,我是真的脑子不太正常吧。

tbc.




我好想跑路啊(不是🌚

【一彦为定】孤单心事1


△主彦定 微靖泽
△逻辑混乱🌚



0

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在提到我的时候可以说,那个陆定昊好厉害哦,不愧是林彦俊的队友。

1

我又梦见他了。
睁开眼发现天还是黑的,高茂桐还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话。
我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2018年x月x日04:28。
距离他回到公司还有xxx天。
平常梦见他的时候都是不愿意醒来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
可能因为昨天看到了他和尤长靖的机场照吧。
我不知道自己每天这样算着日子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我每天这样拼命地练习能不能在他回来的时候拥有足以站在他身边的实力。
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很辛苦,有没有好好吃饭,起床气会不会因为睡不够而更加严重,会不会经常生病,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我从来没有问过他,包括他和尤长靖把视频电话打回公司的时候。我可以和其他队友一起关心尤长靖的点点滴滴,可以询问他们的近况,也可以和他们聊聊最近公司发生的事情和我们的训练进度。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和他斗嘴,但是对于他的关心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我大概是心虚的。

林彦俊,今天我也是一样地想念你。

2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是很难藏住的,我不知道自己掩饰得够不够到位。
昨天晚上练习结束之后我点开了快本。
是有他的那一期。
我看着他和尤长靖对唱,连衣服都那么搭,满屏都是“长得俊”的弹幕。
连我自己也觉得般配。
我知道不会有那么多人像我一样喜欢的人刚好是同性,可我还是忍不住会想,林彦俊喜欢尤长靖吗?
毕竟尤老师这个人,连我都没有办法做到讨厌他。
当然我并不讨厌他,甚至非常喜欢他。
我只是说即使站在这种我认为的感情对立面上,我也还是很喜欢他。
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尤长靖这种性格的人吧。
当然也有很多人喜欢我这个“小太阳”,即使我偶尔毒舌。
但是总有例外。
你觉得呢,林彦俊。
我恍恍惚惚地想着,甚至忘记了快本应该是一个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节目。
林超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他问我陆定昊你干嘛呢,要不要一起出去散个步,我在练习室待了一天要憋死了。
我慌忙把手机锁屏。
林超泽一脸嫌弃地问我,你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下一秒我就调整好状态,对他翻了个白眼,就不告诉你。
林超泽眨眨眼睛,你奇奇怪怪的,我还不想知道呢,快走啦。
我一边爬下床一边庆幸,还好插了耳机。
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傻,看队友的快本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呢。
除非我心里有鬼。
这都怪林彦俊。
我不知道林超泽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屏幕。
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如果看到了,会猜出多少来呢。
我的秘密还能藏多久呢。

林彦俊,今天我也很想你。

3

第二次公演的时候尤长靖拿了vocal组的最高票数,林超泽身为队长自然是要带头为他庆祝的。
但其实我知道林超泽是喜欢尤长靖的,只是他从来不说。
他总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我和他有一样的心情。
所以我也总是怀疑以他聪明的脑袋是不是也能看出我对林彦俊的心思。
谁知道呢。
其实那天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心情很糟糕,因为我拿了我们组最后一名。
后来我看了那段视频,感觉自己修炼还是不够,一下子就能看出满脸的低落。
我总感觉自己很圆滑,毕竟能我是能立住“小太阳”这个人设的。
但是我确实还是太稚嫩了。
我应该笑着祝福他们。
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可谁都能看出来我笑得有多么勉强。
下一次把眼睛再眯起来一些大概会更好一点吧。
回去得对着镜子多练练,下次可不能再失态了。
我这么胡思乱想着,顺手从货架上拿起一包尤长靖爱吃的薯片。
我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但我真的是打心底里喜欢尤长靖的。
和喜欢林超泽,喜欢我的每个队友一样。
但是看到心里的那个人和别人营业cp真的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即使他的营业对象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讨厌不起来甚至很喜欢的人。
估计林超泽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同病相怜。

4

今天公司公布了团名,这就表示我们即将可以出道了。
我其实应该开心的,毕竟做了这么久的练习生,终于要苦尽甘来了。
可是我不明白公司为什么要执着于“7”这个数字。
又或者我可以明白,但是我不愿意去想。
就像当初去参加那个选秀节目,我不愿意去想我和他会渐行渐远这个可能性一样。
前几天敏姐给我们开会的时候说我们是先作为小分队出道,等他们两个人回来会考虑让我们重新成团。
敏姐说考虑。
我知道公司有公司的考量,在运营上不能夹杂私人感情。
毕竟如果人气差得太大,成团也不太现实。
也不乏有唯饭希望他们两个单独出道或是成两人团的。
其实在踏进大厂的那一刻我和林彦俊的未来就已经注定了。
我应该再更加珍惜一点以前那段时光的。
他越来越耀眼你才会开心。
我这样告诉我自己。

林彦俊,今天我也很想你。
但是我想我或许应该慢慢试着去习惯不再想你。

5

今天是我23岁生日。
我知道我一定见不到你。
可是林彦俊,陆定昊是一个很贪心的人。
你给了我vcr的祝福,我还想要你给我的评论,你发的微博。
我想要你亲自来到我身边送给我祝福。
林超泽的生日尤长靖来了,我的生日却没有你。
我知道我这样很任性。
所以你看,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tbc.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不会写文🌚奈何我是北极圈常驻民🌚逻辑混乱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大厂全员】看看这邪恶的组织【投票】

一彦为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没法评论只能转发了!!!!!!!!!!!!!太太看到我😭😭😭😭😭😭😭😭😭😭😭😭😭😭😭😭😭😭😭😭

知珝是小天使:

占tag歉.
对于cp这个事情,
想订一下到底是一彦为定还是长得俊。
如果长得俊的话,
就自动杰芙。

大厂那些事(红豆体)

超爱太太的红豆体嗷~里面好多冷西皮都是我吃的🌚北极圈原住民本民🌚因为我现在没法验证手机号所以不能评论也不能私聊,就想这样和太太说一下,太太可以把里面cp的tag都打上嗷,这样北极圈的xjm们才会看到呀🌝赞美太太么么叽🌝帮太太加了几个知道的tag🌚还有大概三对布吉岛cp名字🌚抱歉抱歉

冷千星羽:

第一次写这个,希望有人喜欢,我吃冷cp所以不喜欢的可以不看

花吐症(下)


我都在写些什么中老年(你闭嘴)疼痛文学
欧欧吸我的锅
溜了溜了


其实李振洋打那个时候起就开始吐花了。

从卜凡说要跟他一起走的时候。

头一次遇到这种超自然现象,他心里慌张得很,觉得自己得了什么怪病,怕是要死了。结果后来上网一查,简直要笑出声来。

这对他来说可不就是绝症吗。

从他理清对卜凡的心思开始,心里的那两个声音就一直在争执不休。

“喜欢他就去告诉他,何必压抑自己的欲望。”
“你想毁了他吗?”“这是罪,是罪啊。”

他怕卜凡对自己不是喜欢。卜凡把他当哥哥,可是他却对自己的弟弟生出了那样的心思。

可他更怕卜凡喜欢他。


那天岳岳吼的那一嗓子,把小弟和卜凡都召来了。

其实他和卜凡已经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甚至连不经意的眼神交汇都要刻意避开。

是出了问题的。

李振洋想。

这都怪自己。

是他先要把卜凡推开的。

当初公司说要炒cp的时候,他主动和秦姐说,就我和小弟吧。
秦姐当然没有意见,谁和谁都一样。
但是岳明辉在得知这件事后明显吃了一惊。

李振洋一看就明白了。

他果然还算不上一个完美的演员。
可是如果可以,谁还高兴当个戏子呢。
要是可以的话,他也只想对着那么一个人笑罢了。

不过没关系。

本来他在世人眼里就是玩世不恭,那么再假装一次薄情又有什么要紧。

可是在他听到卜凡说老岳这种类型最适合当女朋友(岳岳:洋洋啊,真不关我事啊,都是卜凡这个小兔崽子非要拿我当枪使啊T0T)的时候,他说不嫉妒吗?

那他妈是假的。

他觉得有点难受。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木子洋不可以。
李振洋也不行。

因为木子洋不该真。
而李振洋是骄傲的。


换成别人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我只不过是喜欢你的眼睛而已。


不过是寂寞的时候互相搭一把手前进,如果遇到更合适的人,自然就会放开彼此。
对你我选择疏离,你自然也不愿意再去捂着一块冰。我可以假装对别人亲密无间,你当然也可以把你对我的好统统拿掉,换去到别人身上。


现在你应该放开了吧。

我该替你感到开心。
我该为我的自制力感到骄傲。

可这个薄情的我却偏偏放不下。

我看到你眼睛里的担心了。
虽然你没有上前来问我。

在你心里我还是你的哥哥吧。

这样我就放心了。


李振洋越来越虚弱了。
他咳出的花已经开始带血,呼吸也已经开始困难。

他一边撕心裂肺地咳着,一遍迷迷糊糊地想。
我不喜欢他了,我不喜欢他,我换一个人喜欢,我喜欢别人,喜欢我的人这么多,我随便喜欢一个,我李振洋想要一个吻还不简单吗。

他就连他心里的那一点点真也不敢宣之于口。

他对他的队友们说。
我喜欢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过了。
(他就在我身边,我每天都能看到他对别人笑)

他告诉岳明辉。
凡子是我弟弟。
(我爱他)

他最终还是对他心头的那一点真说了谎话。

反正也活不长了,他想。
再毁掉那点真又有什么要紧呢。
反正他李振洋早就假了。
木子洋这个名字是假的,木子洋笑是假的,木子洋哭是假的,木子洋的眼神是假的。
都是假的。
「我说我不爱你。」
也是假的。

卜凡站在床边,攥紧了拳头,眼睛充血地盯着李振洋。
“你要死了你知道吗?”
“你为什么不说?”
“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他为什么不说。
他要怎么说呢。
说我爱你,我对你不是普通的兄弟情谊。
他不能。
他是在赌。
是一场用性命做注的豪赌。
可他偏偏就输了。

于是他漫不经心地说:“有…咳咳…有什么可说的,他又不…咳…不喜欢我…”

“你不告诉他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
“李振洋,有什么是比命还重要的吗?”

“我说了,他拒绝了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看,他李振洋就是个说谎不眨眼的骗子

卜凡简直要气笑了。“哥哥,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你们都以为我真的傻是吗?”
“到底谁才是傻瓜。”
“我故意和老岳亲近你看不出来吗?”

哥哥,你在怕什么。
这是爱啊。
爱怎么会是罪呢。

他的哥哥,看起来是个精明的骗子,是个玩世不恭的浪子,但其实他就是个傻瓜。他怕毁了他,可是他不知道,有哥哥在,他卜凡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怕。

现在这样优秀的卜凡,是他的哥哥成就的;将来更优秀的卜凡,也是为了要和他的哥哥并肩称王。

可他的哥哥不知道,还要费尽心思把他推开。

不过没关系,他会用一生的时间去让他明白。

李振洋简直以为自己行将就木,耳朵也不灵光了。可是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是那样真实,他弟弟微颤的睫毛离得那么近,根根分明,李振洋甚至能感觉到这双眼睫扫在他额角微微的痒。

他抬手环住卜凡的脖颈。

相爱那么难,他不想放手了。

end



这文不如改名叫说谎或者真相是假得了(இωஇ)跑题作文大王就是我本人了🌚
不过还是要完结撒花~
终须有一篇是米有坑掉的了
虽然是个短篇🌚
我永远爱卜洋嘛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花吐症(中)


过渡章
今天的过过也是短小的过过🌚
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些啥🌚
越来越跑题了
你们就当我是浮夸吧
浮夸只因我米有文化🌚



李振洋第一次见到卜凡的时候,卜凡还是个直愣愣的毛头小子,大一刚进来,就敢把他这个起床气出了名的大的学长从周公那里拖回来。他带着一身低气压准备看看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一抬头却愣住了。

这孩子眼睛真亮啊。

他这样想着,忽然就忘记了生气。

他喜欢这双眼睛,连带着对这个愣头青学弟也颇为照顾。学校里谁不知道得了这位大学长的青眼那好处可是了不得的,背地里嘀嘀咕咕这个大一的小子除了长得高还有哪里出挑了,当然也就不乏许多恶意的猜想。
这些事情李振洋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不过他才不管呢,他我行我素惯了,自己想干什么哪里需要旁的人置喙。卜凡就更不用说了,直肠子一根,人情世故这方面迟钝得很。他不知道别人说他什么,他只知道这个学长对他好,对他倾囊相授,什么都想着他。他也知道自己还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没有,于是就拼了命学习,训练,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报答他的学长。

后来知道李振洋是他的山东老乡,又偶然发现他这个学长居然害怕螃蟹。卜凡有点想笑,觉得这个一米八几的大家口中神一般的大学长莫名的反差萌。但是他是专业学过表情管理的,无论多好笑他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于是在面部肌肉已经濒临抽筋的时候,卜凡终于成功地在李振洋的恼羞成怒中笑到缺氧。为此李振洋着实生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气,但好处是我们卜凡凡同学为了赔罪,主动要求成为专职为李振洋剥螃蟹的人。想到从今以后不用再对这个其实很喜欢的“八钳怪”敬而远之,李振洋还是很开心的,于是开心的李振洋就大方地原谅了他学弟大逆不道的以下犯上。

从螃蟹事件以后两个人就越发熟了起来,从学长学弟变成了“哥哥”“我凡弟弟”。其实直到这个时候,李振洋都没有意识到他对卜凡的感情有什么不同。虽然圈子里gay不少,但他不是,他向来认为自己宇直,根本就没往歪的地方多想哪怕是一点点。后来事实也证明他的确不是gay,他只是喜欢卜凡这个人而已。


后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在卜凡得知他要离开秀场,去做练习生的时候。


他弟弟没有像别人一样,问李振洋为什么要放弃自己大好的前途,从一个籍籍无名的练习生做起。他坚定地相信他的哥哥,相信他有自己的理由,相信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结果。其实李振洋真的没有想太多,他的心很自由,向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人生,他觉得我就活这么几十年,当然要有许多不同的体验,仅此而已。

但是卜凡跟他说,哥哥,我也要去做练习生。

李振洋顿时觉得卜凡简直疯了,他知道卜凡当初和家里撕破了脸才能出来做模特,他李振洋的弟弟天生就是当大模的料,这时候都已经要慢慢做出成绩来了,怎么能现在放弃去做练习生。

于是李振洋马上就拉下脸来,对卜凡说不可以,绝对不行,不然你就别认我这个哥哥。卜凡向来最听李振洋的话,可这个时候却犯了倔,死活要跟着李振洋一起走。

卜凡说,哥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他说,哥哥,你不带我走,以后谁给你剥螃蟹呢。

一听这话李振洋就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一片安静中,李振洋听到有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

后来他知道,是心里的冰层裂开了。

他李振洋是学校里优秀的大学长,也是因为优秀,他早早进入这个圈子,见惯了那些逢场作戏,虚与委蛇。耳濡目染地,他自己也学会了那一套,无时无刻不端着张假脸,脸上全是假笑。

可是卜凡不一样。

他一直那样直白,那样真诚,那样毫无保留地相信着李振洋的一切。

他是李振洋在这欢场上唯一的一点真。

tbc.




没有写大纲喜欢的我基本想到哪就写到哪
本来一开始打算两章就完结的
大概我废话太多了。。。
下章我尽量把跑偏的题再拉回来
尽量点题让洋哥一个劲吐花(不是
下章完结(大概🌚

占tag果咩>人<
我稍微科普一下「花吐き病」(花吐症)嗷因为最近在写(虽然大家应该都了解哈哈哈
这个梗是樱花妹的乙女向原创
后来从11区传到天朝,好多同人cp都有用到
当然以我这个智商写不了图里科普的那么缜密,只能单纯地吐个花花kiss一下_(:з」∠)_
所以要是和哪个太太撞梗了我也是实属无奈啊嘤嘤嘤嘤嘤嘤( ‘-ωก̀ )

花吐症(上)


 


新人入坑
第一篇正式发文献给了卜洋
he
幼儿园文笔(我大概只适合用爱发电。。。
欢迎捉虫


 


最先发现李振洋不对劲的是小弟。


比方说最近,他总能在他洋哥身上闻到一阵花香,就好像是刚刚摘下的,花瓣上还带着露珠的那种,特别新鲜的花的香气。


奇怪,什么香水还是沐浴露洗发露的会有这种香气吗?他洋哥喜欢的好像不是这种风格的吧?


于是小弟打算找他洋哥问个明白。


结果让小弟大吃一惊的是,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站着就不走,能走就不跑,能跑就不…算了,就是他这样的洋哥,居然在房间里…打!扫!卫!生!


小弟目瞪狗呆地指着握着扫把的李振洋同学,惊恐万分地问:“李振洋????你咋的了李振洋????你转性了吗李振洋????你被附体了吗李振洋????你…”然后他喋喋不休的嘴就被他洋哥不知道拿什么玩意堵住了。


他洋哥眯着那双好看的凤眼,无比温柔地摸着小弟的头:“李英超,我希望你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不然…”说着李振洋灿烂一笑,“你懂的。”


小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结结巴巴地说:“洋…洋哥…我…”卧槽,他来干什么来了???

灵超万分绝望,眼神到处乱飘,拒绝与洋哥对视…等一下!


那簸箕里边一堆白白的东西是啥!


于是我们灵超同学声音也不颤抖了,说话也不结巴了,眼神也不乱飘了,理不直(不是)气也壮了:“好啊李振洋,被我抓现行了吧,还不快说是哪个小姑娘送的花给你啊,我就说怎么天天闻着你一身花香味呢,偷偷摸摸地干啥呀,还不从实招来…”讲着讲着又觉得不对,“不是洋哥你就算不喜欢人家也不至于把花扔了吧,人家花有什么错啊,你扔就扔吧还把人家一朵一朵掐下来你是不喜欢这花啊还是跟这姑娘有仇啊?”


李振洋面无狗情地看着他小弟:“小弟,你想象力这么丰富,不愧是写小说的。”


灵超同学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得意洋洋地说:“那是,想当年…等一下!洋哥!”他忽然一脸严肃地盯着李振洋,“你该不会看中了哪家姑娘,偷偷去田野里摘花想要送给她,完了怕我们发现还假装那是垃圾,要趁我们不注意再偷偷捡起来把花寄出去吧!”


一定是这样的!


作家超都要被自己完美的推论给倾倒了。


就在他陶醉于自己完美的智商的时候,听见他洋哥温柔的能滴出水的声音:“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的话…”


于是我们灵超同学就华丽丽地打了个寒颤。


都5月份了咋还觉得冷呢…


于是小弟先表面上装作答应了他洋哥的样子,其实我们都知道某些记吃不记打的人转身就要去和他岳叔讲了。


他岳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送喜欢的人小白花??还只有朵没有梗??那怎么包?怎么送???再说了洋洋不是…”然后他就忽然闭了嘴。


灵超也懵逼了,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好歹也是见过猪跑的,知道送喜欢的人怎么的也该送红玫瑰啥的你说是吧,怎么他洋哥就不走寻常路?


这异常的现象也就让他忘了追问岳明辉说了一半硬吞回肚子里的话到底是啥了。


岳明辉觉得他儿子就是个二百五,问他显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于是他决定亲自去问李洋洋。


结果敲了半天没人开门,岳明辉心想妈呀小弟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难道洋洋是被…拒绝了???妈呀这会该不会在寻短见吧???


于是我们绝对不是二百五的岳明辉惊恐地破门而入,就看见李振洋痛苦地趴他浴室里的浴缸旁边,都快把肺咳出来了,浴缸里居然全是一朵朵洁白的小雏菊。


岳明辉赶紧蹿到李振洋身边,像个老妈子一样开始唠唠叨叨:“洋洋你感冒了啊怎么咳得这么厉害,你说你天天穿那么少不感冒才怪了,还有感冒的时候就别洗澡了,你看看就你讲究多还要洗花瓣浴,你这…卧槽!!!”岳明辉被吓得嗷的一声,因为他发现这些小雏菊是从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的…李振洋嘴里吐出来的。


然鹅接二连三往外吐的花也挡不住李振洋的心里话:“我就知道小弟是个大嘴巴!”


我们见多识广的岳明辉同志这个时候也呆住了:“啊?我的洋啊?你这是不是那个啥啊?啊?啊?”


知道瞒不住了,李振洋索性也就大大方方了,他伸手把面前的“复读机”的下巴抬了上去:“是花吐症,你知道得还不少。”


岳·老妈子·复读机·明辉把这个消息消化了半天才勉强接受:“啊,啊,那…那他知道…”最后一个“吗”字被他弟弟的凤眼凌厉地一扫,噎在了嗓子眼里。


“不是他。”

“不是你想的那个人。”

“不是他。”

“你想多了。”


那样坚定的一句一顿,就好像在说服什么人一样。


tbc.
 


 


其实我以前也给喜欢的cp开过很多坑的但是也都坑在了文档里就是了。。。🌚
这篇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有后续(对不起>人<
我会努力不坑的嘤嘤嘤我不要当坑王
后续凡凡就要正式登场啦哈哈哈马上就全是我们卜洋之间甜甜(大概)的互动啦~

转世以后的你
是你又不是你
我想难过
可是已经没有办法对你说

我要哭了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_╥)